原本以為三寶剖腹就那樣了嘛,跟前面兩胎也差不多,而且已經第三胎已經駕輕就熟,就術後止痛給他大力按下去對自己好一點就是了。


是我太小看生小孩這件事情了(掩面),雖然說這胎已經被預告不適合生,但台灣的醫療還是很厲害,看了三個醫生完全都覺得我小題大作,一點也不覺得這是個問題,是婦產科醫生是不是都有訓練上過「臉上表情要淡定,態度鎮定加上一副沒什麼」的課程嗎?搞得好像美國醫生傻子一樣,總之這胎被告知只要早點去剖腹根本沒有太大問題。因此我們也比較放鬆的面對子宮過薄這件事情,不要自己嚇自己。


事實上這也完全沒有造成任何影響,原本醫生建議我36W開刀,但有跟我說怕小朋友肺部機能尚未完全可能無法自行排水要住加護病房,於是我拿著生命危險保胎又拖了一個禮拜,接近38周的時候才開刀,這次在台灣選擇了台大醫院,畢竟是比較危險一點還是找大醫院比較保險。前一天就要住院準備,當天是排健保房,說單人房都住滿了,但也很幸運的當天三人健保房的病人沒有人有把小孩放在房裡,我們還是靠窗的床位,因此非常舒適,靠窗的床位也位置比較大,我笑著跟老公說:如果是這個位子我開完刀應該也可以繼續住,省點病房錢。填了一些相關資料後去剃毛,然後因為隔天才要開刀,晚餐不需要禁食,因此我們就請了假去外面吃了個飯,吃了平常要排隊很久的瞞著爹,禮拜天晚上不用排隊很開心,一人點一碗生魚片丼飯,老公也難得的稱讚這間東西好吃,雖然貴不過貴的有價值,不像有些餐廳貴但也不太好吃。


當天晚上十一點過後就開始禁食包括水,ㄧ個長得很甜美得年輕護理師進來幫我放軟針說是明天要打點滴用的,不知道是我血管有問題還是他們有問題,在我左手臂插針兩次,每次針插下去還找不到血管,針頭在裡面鑽,慢慢的往下鑽往右鑽往左鑽,我很想跟他說小姐,這很痛,麻煩你不要在裡面找血管可以嗎?整個超粗大針頭在裡面玩迷宮遊戲,如果找不到就直接拔出來,速戰速決,沒看過打針在裡面找血管的。大概針頭在裡面停留了有超過一分鐘吧,還抽了我一大堆組織液出來混一點血水,血都滴到床上了!玩弄了兩次之後他終於認知到他是找不到我的血管的,終於肯放過我跟我說,我去找人來幫忙。真是太好了謝天謝地,結果來了一個年輕住院醫師,這住院醫師不知道來幹嘛的,看兩下問說你還好嗎?看來他也很怕找不到,直接放棄再去搬救兵,我個人非常欣賞他,勇於承認自己無法其實對病人比較好,我跟他說你慢慢找,不要再折磨我了。我是跟鄉民進來看熱鬧的~還沒開刀就已經這樣搞,不好吧。


後來來了一個比較資深的護理師,看起來比較專業,讓我去把右手泡熱水,泡完後他一針下去,雖然也是爆血出來,但是至少一針見血速戰速決過程不到五秒吧,這不才是正常的程序嗎??!!打完這針我覺得我真的快掛點了,而且感覺很不吉利。開刀的早上五點先讓我灌腸,然後醫生出現跟我說等下就要開刀了,問我說上次有提過是不是要順便結紮,因為老公很心疼我還要再挨一刀在輸卵管上,跟醫生改口說不用順便結紮。醫生也馬上了然於心,說:先生要自己去紥喔,真是體貼。當下真的覺得很感動,沒有嫁錯人,反正我已經剖腹結紮只是順便的事情,但老公說不要讓我再挨任何刀。


接著準備進開刀房。在台灣開刀房是不能陪產的!我整個超怕剖腹過程,進開刀房後準備要打半身麻醉,說叫我拱成蝦子狀,誰知道蝦子怎麼拱可以弄成那麼彎啊,我又不是蝦,而且肚子很凸,還要把膝蓋整個頂著肚子,我已經整個彎到緊繃了,但還是很難把背拱出來,大概有兩三個人在固定我叫我不要動,打針的時候又痛又酸,看來我很不適合打針,第一針插下去我以為好了,結果麻醉師拿了一管血跟我說,哎我們要重打喔,這個抽到血了不能用。接著又一大堆人來固定我叫我把背拱出來,又下了一針,但看來我還是不夠蝦,因為還是不行,我真的快瘋了,每次都要在我身上弄三針以上才可以喔?!第三次終於打好了的樣子,我痛到叫出來,但至少已經打完,雙腳開始有熱熱的麻麻的感覺,等到差不多的時候就開始下刀了。


醫生還是要一派輕鬆的樣子開始聊天,但我整個就很怕,醫生說你可以看到天花板有一些反光可以看到你的肚子喔。誰要看啊!!!原本是肉色的後來我喵到一下變成紅色的,也太可怕了吧!!我就整個把視線集中在我前面的綠布上面,然後押了一下我的肚子後寶寶就被拉出來了!過程很快,大概不到十分鐘,醫生把寶寶抱著跨越綠布說:你看這是你的寶寶喔~只看到一個紫紫灰白的嬰兒在我頭上面晃一下,大概兩秒然後就被帶走了XD他是圓是扁我都看不出來啊!也太迅速了吧。不過我也不太care寶寶(什麼母愛的等一下再說),因為我心繫我被剖開的肚子,問醫生說裡面狀況還好嗎?醫生說沾黏大概只黏到膀胱的部分沒有弄到腸子所以跟正常程序差不多,不用擔心,還說我子宮很乾淨沒有長什麼肌瘤,也幫我放了防沾黏的。我就跟醫生說我好怕喔~可以讓我睡覺嗎?麻醉師就過來說不用怕,但我到縫合中段的時候開始呼吸困難,所以要求能不能讓我睡一下,麻醉師就幫我打了鎮定劑的樣子,我沒有睡著但是有感覺比較放鬆也呼吸比較正常一點,開到一半醫生跟我說:「誒有地震耶,我揹你起來逃跑好了。」跑什麼你給我先縫好再說!這東西能抱著跑嗎?我真的集大成,什麼事情也能發生在我開刀的半小時內。縫合中我一直有聽到寶寶的哭聲,他哭聲很響亮,我聽著他的聲音感覺昏昏沉沉,好像有點安慰到害怕的媽咪。


開完後就被推出來到恢復區,我沒有真的睡著所以都是昏昏的而已,有聽到廣播我老公可以出現了,但是過了大概十幾分鐘也沒看到他,不知道他在幹麻。這期間我又覺得很害怕,因為不是都有講什麼產後大出血之類的,會不會發生在我身上啊,整個開始亂七八糟胡思亂想,後來老公終於來了,說去幫寶寶辦手續之類的,人很多排隊排很久。接著我們就回病房,這期間已經有一個單人房騰出來,是4500一天,後來真是幸好有單人房可以住,因為之後的展開完全就是剖腹開刀是最輕鬆的那一關,絕對想不到都第三胎了還是超展開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Please don't try to fix me I am not broken

お好みあ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