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能已經忘記了愛的感覺了,只是卻還記得當初的痛,是那種撕裂、空洞的。明明是假裝若無其事,卻還是有一種說不出來、卻又好想大聲的喊著對你說:能不能別在這麼殘忍,我不知道自己還可以撐多久。只是為了支撐你跟她我可以撐多久。為什麼我總是在當別人的替身。我好想問為什麼。

可是卻沒有人知道我真的心很痛,儘管我真的掩飾的很好,我還是希望有人能夠看穿我的那一種偽裝,看破我眼底的那一抹眼淚。我的偽裝是保護色,把我在那一圍牆裡關的緊緊的,只用微笑跟無所謂來掩飾一切。結果好多人都拒絕了,包括那些曾經說過愛我的人,從來也沒人知道我要的是什麼。

所以其實我講的都是漂亮話,我好想要有一天任性的說只愛我一個可以嗎?對誰說呢?可是我不想要這種求來的憐憫,如此卑微的去要求一個並不想要了解、也怎麼樣都好的男人給我一個我想要的天。連僅有的自尊都要剝奪嗎?

聽著你說著他的事情,看著你的皮包打開放著是她的照片,我笑笑的對著你、你還有無數個你,把自己藏起來了。

我根本什麼都不是,我其實知道的,只是大家都不願意說破,不願意對我說出我只是一個,一個完美的替身。但我不是她。

我可能根本不愛你,卻,還是在我了解你其實還是愛她的那一刻,我那完美的微笑就再也擦不掉了。

創作者介紹

Please don't try to fix me I am not broken

お好みあ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