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請轉錄我文章先經過我同意然後再引用好嗎?對岸的人真的很喜歡這樣子不告知就亂貼。

原本該是歡樂的逛街放假天,卻在xo接到家裡的電話的時候,瞬間他的表情變了,大概我也可以猜到事情好像很嚴重,也不敢多問的在旁邊靜靜聽著。


他表現的雖然還滿鎮定的,但其實內心裡的翻滾我不用猜就知道,因為我也經歷過,就只靜靜說了一句,現在說這個好像不大好,不過你會習慣的。雖然不關我的事,但我還是有稍微擦了眼淚,原本想說的話不能說,因為在那個場合下一說這句話大概他偽裝的堅強也會一併瓦解。大概此時真的是無聲勝有聲。


然後我想起來當初我連我爸的最後一面都沒有看到,只接到最後一通由後母打來的電話告知。我才14歲,當下必須有什麼反應其實我也不大清楚。頭腦昏昏的,還滿鎮定的。大概過了一分鐘我才想起來我應該要大哭,然後就開始象徵性的哭了起來。

 

但都是後續才會發現的那種空洞,以前就這麼簡單可以握到的手,看到的臉,一下子就不見了。是那種永遠都看不見的,不論你有多麼想挽回,多麼想跟他說幾句話,寫信打電話寫mail都無法。當體認到這一點之後才會開始嚎啕大哭。

 

可能是幾分鐘,也可能要好幾個月之後,當你開始接受的時候,才會開始流淚。

 

即使是現在也還是這樣。偶爾想起來,偶爾回憶,偶爾傷心,但都是對他們的祝福大過於悲傷,不管在哪裡,心永遠都在一起,永遠也不會改變愛。

我很不會安慰人,從小就是,大概也是因為這樣,有人在我旁邊難過的時候,通常我都沒辦法說出什麼有建設性的話,甚至我好像就事不關己的在旁邊看著,但實際上不是這樣子,只是現在講什麼好像都很多餘,希望你可以快點好起來,雖然這種事情並沒有什麼痊癒,只能接受,然後慢慢的習慣。

習慣接受月亮的缺陷,也習慣他們都住在月亮的那一邊。

 

 

お好みあ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chrisxo
  • 你說的話 很神奇的有安慰到我
    很實際 確也很有用(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