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ft Angel city forever, just like the way I left Tokyo. The same way, the same sadness. 

 

雖然知道這天總要來臨,看著收拾好的屋子,空蕩的連說話都有回音,才發現原來這冰冷的屋子也因為這幾年而有溫暖回憶。孩子們絲毫不覺一件件消失的傢俱代表什麼意思,還是依舊每天開心的玩鬧著,甚至可以將樂高散亂放大至最高境界,我哭笑不得的看著他們,到底他們是否察覺這不只是出遠門的短暫旅行,這一別就是數十年,或是再也不回來了。開車去買最後一杯Ozero(已改名為twinkle brown sugar),回程開著車也不曉得為什麼就泛著淚,以後每天不需要開車就可以喝到珍珠奶茶了,應該值得開心。不過還是異鄉的珍奶最讓人有故鄉味。

 

老公每天盡責的收著行李,才住了幾年,似乎有收不完的東西。每次搬家都是回憶大出清,可能花了好幾倍的時間回想大於整理,一邊整理的不是行李而是收拾自己的情緒,因為實在很討厭這種離開的感覺,即使這次是帶著全家人一起,還是免不了的哀傷,多希望就像孩子們無憂無慮,就不需要面對這些情緒,即便這些都是好事情,Settle down is really an important thing. It makes people forward. 只有這麼想才不會讓自己覺得很悲傷,感覺好像這幾年的累積又歸零了,就像那時離開東京一般,不過我好似習慣了離開,而且這次不是一個人,也不再是流浪異鄉,要回到已經闊別十年的台灣。有點害怕有點開心又有點不適應,近鄉情怯的意思這次表現得非常完美。

お好みあ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